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2018,06,03 547 ℃ 0

取名字是门玄学,它以一种不明觉厉的方式决定着命运和前途。

一个名字很能看出取名者的格局和水平。

马云给公司取名为“阿里巴巴”,就很有远见。当时他做了一圈熟人普调,发现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,从他外婆到他儿子都知道,全世界对“阿里巴巴”的发音也都一样,而且还是以A开头,不管什么情况都会排在第一个。

国际化、叫得响、排位前,配得上公司俯瞰世界的气魄,尽管那时候的阿里巴巴还很穷很local。人要有梦想,万一实现了呢。于是当时仅有50万创业资本的马云,花了1万美元,硬是把这个域名从一个加拿大人手里买了下来。

后来“阿里巴巴”还依托“芝麻开门”的梗,发展出了“打开财富大门”的意义。可以说,是非常与时俱进、自我迭代的名字。

也有反例。近期汽车商评的一篇评论中,就吐槽了某品牌要为新车型重启十几年前的老名字,发愿式的旧风格不入时代。因为品牌名不仅仅是讨个好彩头,还是要反映定位和受众的。现在的年轻人,怎会懂十几年前的人民奔小康的夙愿呢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而在昨天,我们迎来了一个全新套路命名的汽车品牌,名曰——“哪吒”,就是民间传说中那位梳丸子头的少年。如果不是正襟危坐于现场,我很可能会以为“哪吒牌儿汽车”是一个段子。

那么,“哪吒”之名,究竟是说明了怎样的定位和受众,又及怎样的格局和水平呢?

张勇,合众新能源总裁,在介绍这个新品牌时解释,“哪吒”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少有的叛逆少年,象征着勇敢、担当与挑战,这些是面对时代变革时必备的精神内核。

合众新能源,是哪吒品牌背后的企业。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新车企,期望自家即将横空出世的汽车,能像哪吒一样充满新生的力量,去“闹海”,去打破市场格局和常规,成为未来汽车设计中的“弄潮儿”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除了精神默契,从形象来说也有理可循。哪吒的法器之一风火轮,是古代对出行的极致想象。而合众认为,自己要造的智能移动终端,也是奔着对人类未来出行的极致想象而去。

所以,哪吒这个名字还挺合适一个新的汽车品牌。它标新立异,又家喻户晓,而在气质上还直指年轻消费群——不难看出这是合众希望命中的受众,这场发布会的名字就叫“少年中国”,还特意选在了6月1日举办,心机可鉴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哪吒汽车的第一款量产车,是“专为年轻消费群体量身打造”的A0级轿车,预计今年三季度上市,现正处于“千万公里”路试公测阶段。

同样在今年三季度,哪吒还会推出一款概念车EUREKA 01。合众副总裁兼设计中心总经理常冰,为我们介绍了它将如何通过设计构建差异。他强调了两个方面:

首先,是外型上,会呈现出明确的存在感,表达一种“我来了,我在这里,我就是我”式的“自信无畏”和“不容置疑”;其次,是内饰上,会打造出家居化的驾乘空间,让人从因为刚需不得不坐,转变成想要进去坐一会儿。

合众称,EUREKA 01完整地表达了合众“自.信.在”的设计哲学。究竟是一款怎样的车还难以想象。根据PPT“盲人摸象”式的剧透,它将拥有四轮四角的特征,更大更规整的电池空间布局,很炫酷的头灯,通铺沙发式的后排座椅,可以定制迭代的中控平台等等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EUREKA也是一个有意思的名字,这是源自古希腊语,是阿基米德在发现浮力定律时所吼的那句话,意思是“我找到了!!!!”人类发现的第一块钻石也据此命名。而哪吒的第一款概念车找到这个名字,也是想表达“找到了一种好设计的惊喜!!!!”

从各层级的命名上,你都能看出合众是个很有想法的企业,甚至非常小清新。请注意PPT上出现的哪吒,和儿时上海美影厂那种复古造型沾不上边,脸膜身型不仅符合现代二次元的主流审美,并且还进行了机甲改装,看上去一副高科智能的样子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我向常冰询问,这个二次元的形象是否会用到之后的设计中去?

竟然得到回复,的确有在考虑这样的方案,虽然最终还没确定。

如果最终果真揉进这样的形象,我倒觉得必须刮目相看,是不是就此打开官方“痛车”文化的奇妙大门,让人兴奋。B站首先就该来一打,简直不能更合适。

和年轻化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合众的背后其实是一堆“老人”。合众的核心团队都是主机厂深耕十几二十年的传统汽车人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比如合众的创始人方运舟,原是奇瑞新能源汽车项目带头人之一;张勇,此前是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;而适才履新合众的常冰,也是从北汽新能源出走,他职业生涯中更长一段经历是在一汽,曾主持了红旗H7的第一代、第二代的设计。

据悉,合众在引入管理团队时,有这样明确的标准:要“打过仗、打过硬仗、打过胜仗”的人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时代之变让这些人有机会合众而行。在我们眼中,合众也是“造车新势力”大潮中的一份子,但会遭到合众的否认,他们更喜欢被称作为“新创业的汽车公司”。

他们和新势力的不同,并不只是说说,也体现在资质这条硬门槛上。合众不仅在去年获得国家发改委发出的新能源生产资质,在今年5月还被工信部列入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。据统计,这意味着合众成为第7家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“双资质”的生产企业。

当然,合众的竞争格局不限于和新势力的赛跑。张勇说,相比传统车企,新车企没有长时间的积累,没有很强的体系,供应链也很困难,但是在旧制中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传统车企的局限。这让合众有了相对的优势。

比如体制和机制,过去流程太长,做的好坏和个人没有关系,会让人产生“这只是一份工作”的怠惰,导致人的创造力难以激发;而历史积累和沉淀,也会为创新框死边界——合众没有这些包袱。

同时,他们也看好新技术的迅速发展,和新市场的心态开放——老品牌在年轻人心里,不像以前那么难以想象。新用户只要产品好,就会认可你为你买单。这代表了非常多从传统车企中跳脱出来,非要自己造车的人的心情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目前,合众进入上市前的冲刺阶段。今年4月,合众位于浙江桐乡的工厂已经竣工并开展汽车试制,一期投资11.56亿元,规划产能8万台/年,包括了冲压、涂装、焊装和总装完整的整车制造四项工艺。去年,合众也引入战略投资人,得到资本上的支持。

为了保证第一辆车的成功,合众在近三个月聘请了专业测试公司,“一个测试员200、300块钱”,更不用提测试车辆的固有成本,在完成验证之后,再进行额外的千万公里极限测试。要为用户负责,至少是“不希望口碑砸了”。

哪吒汽车都出来了,我们离二郎神汽车、孙悟空汽车还有多远?


进入2018年,新势力们都进入交付阶段,爆发出这样或那样的现实问题。面对针对新企业的普遍“质疑”时,张勇表示,现在外界看见的很多问题,不是根本性的问题,希望能多给点时间和耐心。他始终相信,历史可以被创造,传统可以被打破,新造车的创业公司会有一部分活下去。

“再等等。”他说。

所以,你问我,说了半天,车呢?

对不起,这场发布会没给看实车。

再等等。


提交发言 会员登录

    这里似乎空空如也~